山西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国际新闻 >

我是一只小小龙 第二季 26

时间:2019-10-29 14:00:44
我是一只小小龙 第二季 26

 第二十七章 鬼迷心窍

“卧槽!你们皇帝脑抽了吧!”这是天决麟的话,不过...这简直是大逆不道呀!“咳咳,”天决麟干咳了两声,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尴尬,毕竟观念不同,“至高无上”的皇权在天决麟眼里简直不值一提。

 “此话怎讲?”嘉文有些不解。有人说自己的父皇脑抽,自己却无法辩驳,因为...好像是挺脑抽的。

 “皇帝陛下既然知道你和龙女在一起,为何还要另给你配一门婚事?龙族女皇的身份总不会配不上你吧?更何况他这不是自断臂膀吗?”

 天决麟一直称呼希瓦娜为“龙女”,大家也都习惯了,没什么意外的,不过“自断臂膀”这四个字却点醒了众人。

 是呀,如果嘉文和希瓦娜在一起就等同于得到了整个龙人族的力量,这对于德玛西亚来说是多大的一股力量?“一千个龙人的力量起码等同于两个...不!多加训练的话起码可以对抗五个军团!”这是天决麟的原话。

 可是嘉文三世的意思分明是要立凯特琳为皇后,这样虽然能得到皮尔特沃夫的支持,但是比得过大雪山之上几千龙人吗?虽然没有明说反对希瓦娜和嘉文在一起,但是堂堂龙族女皇做妃?这和逼走有什么区别?再说了,凭希瓦娜对嘉文的感情,哪怕是做皇后也不会忍受二女共侍一夫的情况吧?

 “天决麟先生,你可能不知道,半龙人...半龙人的名声不是很好。”嘉文道。于是他把半龙人如何成为过街老鼠的黑历史说了一遍,天决麟却笑了。

 “哈哈哈......你身为皇子,你要明白,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都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也没有永远都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相信你的父皇比你更明白这一点。”

 赵信点点头表示赞同,他守护了德玛西亚几代帝皇,看遍了皇室纷争,天决麟所说的虽然有些残忍,但是也印证了无数个血淋淋的事实,政治,从来没有人情可讲。

 德玛西亚,皇城之中。夜已深,恩斯特看着晴朗的夜空,一颗星已经黯默,而另一颗星似乎将要升起。

 “黯,黯,怎么会?这不合理呀!”恩斯特有种不好的预感,嘉文三世明明健在,帝星怎么会黯落?

 “恩斯特请求觐见陛下。”恩斯特是宫廷首席魔法师,深得嘉文三世的信任,拥有无论何时都可以请求觐见的特权。当然了,见,与不见还是得有嘉文三世说了算。但是通常皇帝都不会拒绝恩斯特的请求,不过这次却例外了。

 “恩斯特法师,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事情吗?”寝宫中传来的不是嘉文三世苍老的声音,而是一个娇媚的女音。

 乐芙兰,恩斯特心中一沉。自从上次乐芙兰见过陛下之后,陛下突然对她来了兴趣,要知道自从嘉文的母亲病逝以后,嘉文三世就再也没有宠爱过哪个妃子了。

 这次陛下却对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女人宠爱有加,虽然没有落下国事,但是恩斯特心中总有一些不安的感觉。

 “臣夜观星象,近日帝星不盛,望陛下保重圣体。”恩斯特道。

 “陛下已经歇息了,大法师的好意我会转告陛下的。呵呵。”乐芙兰呵呵一笑,那龙榻之上,哪有嘉文三世的影子?

 “唉,不知道我那宝贝儿子有没有将凯特琳弄到手呢?”乐芙兰自顾自的低语道,随后她拿起笔,又写下一封圣谕,居然还动手盖上了嘉文三世的印章!

 弹了弹魔法加持过的羊皮纸,那羊皮纸化作一只小鸟,从窗户飞了出去。

 盖伦这厮正和卡特依依惜别,两人各自回房间,虽然说相爱已久,但他们始终没有跨过最后那一条线,盖伦说,这是一种责任。

 回到房间,黑漆漆的,烛火不知道为何没有亮起,难道是侍者忘了换烛台?盖伦心中有些疑惑,解开盔甲,随手将暴风大剑挂在剑架上,盖伦走进了浴室。

 就在他走出浴室的一瞬间。突然一股危险正迅速逼近!

 盖伦一闪,一把刀锋贴面而过。有刺客!这个念头在盖伦心中一闪而过,他迅速翻越至墙边,抄起了挂在支架上的腿甲。

 “叮!”一柄飞刀射来,盖伦直接用护甲磕飞了飞刀。月光下,一个男子的身影显现出来。

 “你比我想象的聪明,如果你去拿剑,那么你已经死了。”泰隆淡淡道。暴风大剑过于沉重,在这黑暗狭窄的空间里太过于笨拙,用来对付敏捷的刺客,还不如一块护甲来得有效,再说,大剑上已经被泰隆加持了一个麻痹的阵法。

 盖伦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男子,道:“你是诺克萨斯人?”盖伦还注意到,这个男子的左眼也有一道和卡特一模一样的伤疤。

 “没错。”泰隆撕开一个魔法卷轴,整个房间处于一种完全隔音的状态了。魔法卷轴是事先封印好的魔法,就算不是魔法师也能使用。

 “不过,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泰隆冷冷道。一柄刀锋从衣袖探出,为了大小姐。

 盖伦甩了甩手中的腿甲,做好了迎战的准备。十多把飞刀从泰隆身上射出,大陆上能做到这一手的刺客屈指可数,盖伦挡下几柄飞刀,同时闪身躲避,这时泰隆已冲锋至前,手中的刀刃毫不留情的划向盖伦的脖颈,盖伦出手格挡,砸中了泰隆的手臂,刀锋向下偏,只划到了盖伦的胸口,浴袍瞬间被划出一道口子。

 不过泰隆却震惊了武汉哪家医院看羊癫疯是最好的,因为被划碎的却只有浴袍。开玩笑,盖伦曾经龙血浴体,一般的刀刃伤不了他的皮肤,就在泰隆震惊的一瞬间,盖伦捏住了泰隆的脖子,可是盖伦只觉得手一滑就没有了,刺客自有一套反束缚的身法。盖伦立刻抓起泰隆的衣服狠狠的将他扔了出去,可怜的衣柜被砸的四分五裂。

 盖伦索性撕碎浴袍,随手在腰间绑了一下,转身拿起剑架上的暴风大剑,一股冲击般的电流席卷而来,让盖伦稍稍麻痹了一下。若是泰隆蓄势待发,这瞬间的麻痹必能击中盖伦的要害,但是现在泰隆才刚从衣柜里爬起来。

 盖伦二话不说,直接破开窗户从三楼跳了下去,泰隆紧随其后,大街上的行人被吓得四散尖叫。两人冷冷的对峙着,泰隆轻轻的将一种粉末撒在刀刃上,刀刃泛起了银白色的亮光,破魔。

 就在这个时候,卡特琳娜出现了,她挡在了盖伦前面。

 “卡特。”

 “大小姐。”两人几乎同时发声。大街上的动静已经惊动了酒店里正在休息的众人。随后嘉文,希瓦娜,赵信封住了泰隆的退路。天决麟抓着澜苍神雪柔若无骨的小手,在阁楼上看盯着下面的情况。

 “是父亲让你来的吗?”卡特琳娜道。

 “是我自己要来的。”

 “为什么?”

 “我不能看着大小姐你背上叛国的罪名。今天,我必须杀了他。”泰隆道。

 “那就连我一块。”卡特琳娜道,不知为何,她有些不敢看泰隆的眼睛,尤其是那带疤的左眼。

 “大小姐...你!”泰隆嗫嚅了两声,终究没有说出什么话来。嘉文戟锋轻扬,道:“抓住他。”

 泰隆眉头一皱,德玛西亚皇子。他何曾不想直接刺杀皇子,但是他没机会。因为希瓦娜始终和嘉文形影不离,泰隆不会鲁莽的与两个高手硬抗。就在这时,一把个人突然冲进了战圈。

 “泰隆快走!”

 天决麟眉头一挑,那不是酒馆里那个兔女郎吗?她怎么和这刺客是一伙的。

 “原来有后援,一个也别想走!”赵信长枪一震,冲向了锐雯。

 “泰隆你先走!”锐雯手中的断剑挡住赵信的长枪,泰隆身为刺客,要逃走自然没有人留得住他,除非天决麟和凯尔出手,澜苍神雪或许可以,毕竟澜苍神雪也是刺客。但是天决麟不打算出手,澜苍神雪自然不会动。

 泰隆的身影鬼魅的消失在原地,赵信与锐雯过了几招,并没有取得上风。只是大家都不好意思去围攻一个女人,这事就交给赵信吧。这时候一声娇斥传来:“什么人敢在皮尔特沃夫闹事!”

 凯特琳,皮尔特沃夫的治安官,蔚紧紧的跟在她后面。待凯特琳走近,她惊讶道:“怎么是你们?”她和蔚每天晚上都有例行巡逻,却正好碰到了现在这一幕。

 “没什么,两个刺客而已。”嘉文道。

 “哦?”

 天决麟突然出现了,他挡住了赵信的进攻。径直走到锐雯面前,道:“我送你走。”

 众人一阵惊异。

 “天决麟先生,她...她不是坏人吗?”希瓦娜不解道。

 “坏人?”天决麟微笑道:“龙女,分辨一个人的好坏不能光看她的行为,而是要用心去看她的眼睛。她...只不过是一只迷途的...兔子罢了。哈哈。”

 锐雯和天决麟也算是认识很久了,在冰原镇的酒馆中锐雯对娑娜也是照顾有加,这一点天决麟自然不会忘记。至于今天她为什么会跟一个刺客在一块,天决麟虽然有些不明白,但是想必也是有她的原因的。

 “不可以!”天决麟刚打算带锐雯离开,凯特琳却不同意了,道:“她必须回警局接受申问。”

 刷!天决麟和锐雯,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了。

 夜风习习,不知道这里是哪,反正应哈尔滨治癫痫医院哪里好该离皮尔特沃夫的主城已经很远了。

 “你为什么要帮我?”锐雯问道。

 “你又为什么要帮那个刺客呢?”天决麟反问道。

 “我原本就属于诺克萨斯。”锐雯看着远方的夜空,眼神中有一丝迷茫。

 “呵呵,原本属于?那为什么又不属于了呢?”天决麟笑道。

 “我...”锐雯说不上来,也许是因为一言难尽。但是天决麟怎么会不知道,那天在酒馆中锐雯施展了“通语术”,早已将锐雯的过往看了个通彻。

 “你是一个敢于寻找真我的人,再说了,就算我不出手你也有办法逃走。对吧?”天决麟道。

 “我们走吧。”远处传来了泰隆的声音,也许是出于职业习惯,他远远的站着,似乎不想接近天决麟。

 “再见了。”锐雯道。

 “后会有期。”天决麟微笑道。待泰隆和锐雯消失不见,凯尔突然出现在天决麟身后。

 “你还是那么喜欢多管闲事。”凯尔语气严肃。

 “呵呵,”天决麟却笑了,道:“露露,我想,我...那天是上错人了吧?”

 闻言,凯尔身躯一颤,似乎想起了一些不想回忆的回忆,然后又点了点头。

 第二十八章 过往

 过往......

 醉人的香气,朦胧的烛光,优雅的提琴手拉响动人的旋律。明天就是教会选定圣女的日子了,依照惯例,在选定圣女之前举办一场小小的宴会,邀请王公贵族交流“感情”。

 露露站在一个偏僻的角落,象征性的端着一杯果酒,尽管她已经尽量低调了,但是那绝美的容颜还是让她身边来往的花花公子络绎不绝。更重要的是她还是圣女的候选人之一,这怎能不让她成为今夜的焦点。

 那些花花公子像蜜蜂一样嗡嗡作响,让露露不胜其烦。偶尔会有一两个问道:“美丽的露露小姐,不知道你的妹妹,同样美丽的露丝小姐为什么还没出现呢?”

 露露从小在教会长大,平时哪里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这么多男人,面对这些虚伪的言辞她总是如受惊的小鹿一般回答:“妹妹...妹妹她不舒服,要晚一点才会来。”

 就在这时,突然想起了一阵掌声。教皇,这个站在光明教会权利顶端的人,号称光明神在人间的代言人,他的出现代表着酒会正式开始。不过令人惊讶的是他旁边还有一个年轻人,这个年轻人居然与教皇“齐头并进”。何等人也,才有权利与教皇平起平坐?更何况还是一个黄毛小子。

 不过在场的没有人敢觉得不妥,因为这个“黄毛小子”可是当今女皇陛下身边的红人,女皇能击败两位皇子问鼎皇位,少不了他的推波助澜。更有传闻女皇陛下都倾心于他。

 “天决麟先生近来可好?”教皇笑问道,两人的关系似乎极为“熟络”。天决麟皮笑肉不笑,道:“托女神恩泽,我好的很,昨天女皇陛下还赐给我一个宫廷法师的头衔。”

 教皇的笑容一僵,又道:“哈哈哈,那我可要恭喜天决麟先生呀,年纪轻轻就成为宫廷法师,前途无量呀。”

 “哪有,虚名而已。”

 “哈哈哈。”两人一起打着不明深意的哈哈。

 露露看着天决麟,眼中闪动着莫名的光彩,但是这种“光彩”似乎又很快被另一个念头压下去了,“他是妹妹喜欢的男人,我已经答应妹妹不和她抢了。”露露想起了昨天露丝的话:“我一定能得到他。姐姐,圣女还是你来当吧。”

 “妹妹,你真的想好了吗?教皇的意思可是更倾向于你,你真的要为了他放弃成为天使的机会?”露露有些不了解妹妹为何如此执着于那个男人,但好像又有一些“明白”,露露甩了甩头让自己尽量不去想那些。道:“可是他身边有那么多的女孩子.......”

 “我一定能击败她们,让他只对我一个人死心塌地的!”

 不知道妹妹哪里来的信心,露露的目光转到了天决麟旁边,他一直牵着的那个白衣小女孩,还有他身后一个长着尖尖耳朵的女子,那美貌让露露都觉得有些自愧不如。那可是传说中来自大陆另一端的精灵,人类的美貌怎么比得过精灵呢?更何况这位精灵还是精灵族唯一的一位剑皇强者!剑皇,那实力足以俾睨天下。自己可是连只鸡都捏不死。

 正当露露走神的时候,天决麟却朝她走了过来,:“嗨,美女,你妹妹呢?”

 面对突然出现的男子,露露显得有些紧张,道:“她..她不舒服,要晚一点过来。”

 “哦?不舒服,是不是大姨妈来了。”天决麟笑的有些坏。露露完全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自己和妹妹从小就被教会收养,哪来什么“大姨妈”?湖北的癫痫病医院那个专业倒是那精灵轻轻的捶了天决麟一拳,嗔怒道:“外人面前你能不能尊重一点。”

 天决麟却大刺刺的一把抱住那精灵亲了一口,笑道:“老婆大大我错了。”那表情哪里有半分认错的样子?

 就在这时露丝出现了,露露的妹妹,她丝毫没有理会众人的目光,向教皇行礼之后走到天决麟身边,暗暗的做了一个让人不懂的手势。

 别人看不懂,可是露露怎么会看不懂,露丝的意思是“老地方见”。天决麟微笑着点点头。露露极力思索着“老地方”到底是哪。突然她想起老地方不就是妹妹的闺房吗?天决麟第一次莫名其妙的闯入教会,差点被妹妹当做贼抓了起来。

 心思单纯的露露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是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待宴会结束,露露鬼使神差的朝着露丝的房间走去,恰好,露丝又被教皇叫走了。命运就是一个喜欢捉弄人的小人。

 走进房间,没有任何灯光,天决麟早已在哪里等候多时,露露被他一把抱住,炙热的胸膛让人好像要融化一般。

 “露丝,你真的愿意为我放弃圣女的身份吗?”天决麟鼻息如火,喷薄在露露清冷的脸庞上。压抑的情感终于在此刻爆发,什么也不要管了。尽管他叫的是妹妹的名字,但是此刻露露扪心自问,她愿意。

 “我愿意。”

 “为什么?”

 “不是你说的吗?只羡鸳鸯不羡仙。”

 这是妹妹教给自己的“奇谈怪论”。那一定是天决麟说的吧,也只有他才能说出这么特别的句子了。

天决麟毫不犹豫的吻上了露露的双唇,黑夜中看不清露露眼角的泪水。

 “对不起,妹妹。我背叛了你。”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撒在露露脸上,雪白的床单上那一丝深红让人觉得有些凄美,露露深嗅着被子,好像还残留着他的气味。只是......他去哪了?

 露露突然急匆匆的推开窗户,却见到了她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情景。轰!一声巨响。教堂塌了!那精灵剑皇只用一剑就削塌了神力加持过的教堂!

 天决麟口吐鲜血,笑道:“老头,忘了告诉你,凯奇的剑可是精灵族遗失千年的神器。不过却意外被我得到了。”

 “怪不得她那么死心塌地的跟着你。”教皇手持神杖,浑身散发着圣洁的光芒。

 “哈哈,当然不止如此,我也没必要和你这种神棍解释什么叫爱情。既然已经撕破脸,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呵呵,你的战斗力不值一提,凭这个剑皇就想击败我?简直是妄想!”

 露露似乎被一面巨鼓雷中!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昨天不还好好的吗?

 “哈哈哈,你们这群虚伪的神棍,只会奴役人们的思想,我告诉你!劳资今天不止要拆了你们的教堂,你们的圣女也已经是我的女人了,让那个什么狗屁光明神见鬼去吧!”

 露露甚至来不及穿上鞋子,便如一只白鸽一样冲了出去。教皇几乎被气得吐血,对露丝怒目而视,道:“你!露丝,我待你如亲生女儿一般,你为何要背叛我!”

 露丝一愣,道:“因为我已经看透了你那虚伪的伎俩。”

 为什么?为什么?露露不明白,明明是自己背叛了教皇,背叛了女神,背叛了妹妹。为何妹妹要替我承认?为什么?

 “红衣主教何在!”教皇大呵一声,几位红衣大主教出现在了教皇身边。

 “神圣骑士团何在!”

 身披银甲的的神圣骑士七手八脚的从废墟里钻出来。

 “教廷公然袭击宫廷法师,你们是要造反吗!”一位武将的声音呵斥而来,不知何时王城近卫军已经集结在教堂外面,与骑士团对峙着。而军队中最显眼的位置则是上位不到一月的女皇。或许在天决麟心里她永远都叫弘颜颜吧。

 这一天被载入了神魔大陆的史册,屹立千年的光明教会被连根拔起。

 那么光明神呢?没错,她的确出现过,她现时身首当其冲的自然是那精灵族的剑皇,就在光明神要大开杀戒之时,天决麟却拿出了一只手套,一只长袖手套。左手的,识货的都能看出那是一件魔法装备,但是当天决麟拿出那只手套时,众人都清晰的看到了光明神那惊讶的表情,当天决麟轻轻的将手套戴上时,光明神的小嘴儿惊讶的都可以塞下一只鸡蛋了。

 “我以神之名,若你敢伤我身边任何一红颜,我定与你势不两立。”

 就这样,神带走了两位圣女,留下的只有那一片废墟。

 不知何时起天空泛起了鱼肚白,天决麟轻轻的抓着凯尔的手,道:“我那时候真的没想到会是你,你们姐妹俩长得太像了。”

 凯尔心中不知是何滋味,当这些内心中最柔弱的秘密被提起时,她依然像当年那个小女孩一般不知作何言语。

 “后来呢?”天决麟道。

 “后来......”

 到了神界,光明神淡淡的看了凯尔一眼,道:“你才是那个背叛我的女人吧。不过你既然是他的女人,那么就做一名战斗天使吧。”

 天决麟一句护短的话却成了露露的保命符,在神界姐妹俩都有了新的名字,凯尔,莫甘娜。莫甘娜成为了神侍天使,跟随在光明神左右,虽然地位不高,却有着无比的荣光,但是后来的某一天,莫甘叛出了神界,变成了堕落的天使。凯尔知道,这一天是注定的,自从到了神界,妹妹就再也没有看过自己一眼,她恨自己,恨自己背叛了她。

 而凯尔,一个柔弱的女人却成为了战斗天使。开玩笑,战斗天使一般是由被选中的圣骑士或者是神界子民来担任的,让一个弱女子去战斗?那和炮灰有什么区别?凯尔知道,这是光明神对自己的惩罚。

 而命运却是让人出乎意料,凯尔在为神界征战的过程中却没有成为炮灰,她一次次从陨落的边缘挣扎而出,一次次为神界赢得胜利,直到她越来越引人注目,战功越来越显赫。

 从战斗天使,到统御天使,从裁决天使,到审判天使。她已经成为神界的一名战将,就连大天使长米迦勒都对她另眼相看。但是只有凯尔知道,无论自己如何努力,女神都没有多看自己一眼。

 那天,米迦勒赐予她象征着“神恩”的金甲和圣剑。他说:“女神让你带领三千万军队,下地狱一趟。”

 “地狱?那是魔界吗?”

 “对,去毁灭那些肮脏的恶魔。”

 三千万天使大军,浩浩荡荡的杀入了魔界,但是战争的过程却不是像凯尔想象的那么复杂,那简直就是一场屠杀。

 天使的军团向毫无抵抗力的普通恶魔发起了进攻,一夜之间三座魔城被屠戮一空,无数的恶魔倒在了神剑之下。不过恶魔的领袖却不闻不问,因为那只是毫无价值的三座贫民窟而已。那一战只有一个恶魔逃脱了,一个年轻的天使不明白为什么要放走她,凯尔道:“看到那腐朽的羽翼了吗?她不是肮脏的恶魔,只是一名堕落的天使而已。”堕落的天使?那不是更应该把她杀死吗?那和凯尔大人几乎相近的容颜,年轻的天使想不通这其中的缘由。

 精致的战靴踏碎了地狱的潘多拉之花,凯尔不明白女神为什么要这样做,只是在这一刻她明白了。天使,可以比恶魔更可怕。

 回到神界,女神却意外的召见了自己,一千五百年了,一千五百年过去了,女神第一次召见自己。

 “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这么做吗?”光明女神淡淡道。

 “我不明白。”

 “因为我我不能伤他身边的女人,他却和一个魅魔打的火热。”

 凯尔一愣,听女神的语气实在吃醋吗?而那个“他”?又是?等等。仿佛是平静的湖面被投下了一颗石子,那个“他”好像又让凯尔想起了一千五百年前的过往。

 “而你又为什么这样做?明明知道是一场毫无意义的屠杀,却毫不犹豫的执行了?”光明神的语气依旧是那么平静,凯尔深吸了一口气,道:“女神的旨意我当然不能违背。”

 “那你为什么又放走一个?”

 “我...”凯尔无法辩驳。

 “说真话。你在神界的努力真的是出于对我的忠诚吗?可是你在还是一个凡人的时候就为了一个男人背叛了信仰,背叛了我。”

 “我,我只求我所做的一切,能换回你原谅我的妹妹。”凯尔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本意。任何人都无法容忍背叛,凯尔也知道从莫甘娜背叛神界的那天开始,就一直有一只“特殊队伍”在追杀她。凯尔曾暗中阻止,她明白,只有自己的地位越高,手中的权利越大,才能保护好妹妹,成为莫甘娜暗中的保护伞。

 “呵呵,神界从来没有让任何一个叛徒逍遥于神威之外,除了你和你妹妹。”就在这时,光明神突然不由自主的咳嗽了两声,金色的血液撒在了那洁白的长裙之上。

 “什么!女神居然受伤了?”凯尔震惊了,女神居然也会受伤?

 朝阳洒在两人的脸庞之上,那金色的阳光让人感到温暖。天决麟看着凯尔,不知该怎么表达,年轻时风流的性子却害得俩姐妹天各一方。是呀,作为一名“穿越者”,自己的行为总是那么特殊,自从认识露丝之后,什么“神只不过是强大一点的人罢了”,“他们不是这个世界的创造者。”“人类是猴子变的”这些念头总是被他不断提起。他似乎也小看了爱情的魔力,让露丝坚守一生的信仰产生了动摇,毫不犹豫的坠入了情网,可是这“落网之鱼”却成了露露。

 “那么,你恨我吗?”天决麟道,他不敢乞求原谅,只想能有什么办法补偿。

 凯尔却摇了摇头,道:“妹妹她注定不属于神界,就算那一夜和你在一起的人是她,结果也只不过是我和她的身份对调而已。只是......如果不是我,妹妹就不会那么痛苦了,我宁愿那个堕落的天使是我,而不是她。”

 凯尔突然语气一转,道:“不过现我们都不应该想这些了,过去的都过去了。女神陨落了,就连几位大天使长也不知所踪,米迦勒大人也陨落了,神界处于前所未有的低谷,虫族和魔族一定会趁此作乱,我们不能坐视不理。”

 天决麟点了点头,两人回到酒店里,一进酒店就听到盖伦那鬼哭神嚎的声音,“完了,嘉文,陛下让你把凯特琳带回德玛西亚。”嘉文赶紧拿过盖伦手上的魔法信笺看了一下,道:“卧槽,娜娜我们怎么办!”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