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军事频道 >

小说《溺宠一品小甜妻》独家在线阅读完整版a

时间:2019-10-08 12:12:14

  关注微信公众号:龙书屋,回复书号:211即可阅读全文

  《溺宠一品小甜妻》小说主人公:萧意意|南景深

  《溺宠一品小甜妻》小说简介:婚内出轨,她拿着自己偷情的照片去找老公离婚,惊愕的发现…… “四爷,怎么是你?” 男人危险的眯起眼,“想离婚可以,再做一次。” 她看着面前这张脸,再看看照片上没有打码的男人,她出轨的对象,居然是自己结婚两年从来没见过面的老公? 至此,南四爷宠爱小妻子,人尽皆知。 她被他宠得无法无天,神鬼不怕,朋友说他太惯着了,他只道:“无妨,宠得无法无天,除了我,没人再敢要她。”

  溺宠一品小甜妻》精彩试读

  第22章最大的嫌疑人

  意意强忍着作呕的冲动,也没推开,她晕晕乎乎的抬起头来,拿酒瓶的手都在颤抖。

  “别着急,小宝贝,刘叔来帮你。”

  刘总的手,搭在她的手背上,拇指故意摩挲。又粗又肥的五根手指,简直像极了膨胀的蛆。

  一杯酒,洒出来的,比倒进去的还要多。

  意意这才把手抽出来,她虚着一双醉态朦胧的眼睛,端着酒杯,身子无意识的往刘总身上靠,“来,刘总,我再敬你一杯,合作愉快。”

  温香软玉的,刘总难耐的搂了她一把,就势把人给搂进了怀里,肥硕的肚子戳到她胳膊上,淫邪的嘿嘿笑道:“愉快愉快,跟小美人谈合作,我愉快得很喃。”

  意意眯着醉态朦胧的眼睛,轻笑了笑。

  她一饮而尽,酒杯,脱手后碎了一地。

武汉治好羊角风的方法

  扎得刘总跳脚,“哎哟你这死丫头,故意的吧。”

  广告部经理见状,忙安抚道:“刘总别急别急,小萧这是喝多了,您看。”

  他指了一下,萧意意已经趴在了桌子上,双眼紧闭,一张脸现着配红的颜色,原来是醉倒了。

  刘总笑嘻嘻的道:“说得对,不能急,这么嫩的小姑娘,哪能急呀,苏经理,这次你送来的人,我很满意。”

  “那是,小萧在我们部门,长相算是出挑的,又是刚出校门的大学生,所以.……”

  苏经理拖长了尾音,眯着一双死鱼眼,笑得谄媚..

郑州哪里治儿童癫痫好  包厢的门被推开,很轻微的声响。

  男人迈着一双大长腿,脚步不轻不重的进来,餐桌上的两个男人同时抬头。

  “我没把包厢号告诉你,你果然还是能找到的。”

  南景深不搭理傅逸白的话,点了根烟,身子嵌进椅子里,打火机往餐桌上一抛,惯常疏离冷漠的脸并没有多大的变化,他点烟后斜叼在唇口,这才将视线投在顾庭深身上,“什么时候回来的。”

  “一早的飞机。”

  “查到没有?”

  顾庭深拿着筷子的手抵在唇口,笑了,“我才刚回来,连饭都没好好吃,就要给你汇报工作。”

  南景深皱眉,已然是不耐,长臂将烟灰缸拿过来,弹了弹烟灰。

  袅白的烟线覆在他线条过于凌厉的脸廓上,浑身的气场极其锐利。

  饶是再没眼力劲的人,也看得出他生气了。

  顾庭深愣了愣,忽然转头看着傅逸白,开口就责备:“你怎么不先告诉我,这家伙的心情不好啊,要是早说了,我起码要躲两天才来见他。”

  “饭局是你叫我约的,其实早在电话里,我听他语气就不对了。”傅逸白耸肩,嬉皮笑脸的道:“咱们兄弟患难与共,要是我被揍了,起码先把你拉到我前面来挡一挡。”

  “你这个无赖!”

  南景深嘴上叼着烟,眉心拧着,嘴角淡漠的轻扯:“是先吃饭,还是先说事?”

  .…这哪是征求意见该有的口吻。

  顾庭深哽在喉咙口的一口饭差点噎着,他快速的做了决定:“先说事,我可不想顶着你莫名其妙的威压吃东西。”

  旁边,傅逸白递了杯水给他,顺便附赠一记同情的眼神。

  接下来的谈话,会比较费口舌,顾庭深索性喝了半杯,脑子里快速的整理了一遍。

  “我在那边待了半年,的确查到了点眉目。”

  南景深深眸忽紧,“只是眉目?”

  “老四,只是眉目,已经耗费了我半年的时间,当初我们在美国的分公司差点被封杀,就是因为超市里同一批次进的货里有那玩意儿,美国国检局把我们逮进去蹲了半个月,没查到我们有涉毒的证据才放的人,但是被警察连着监视了两年的滋味也并不好受。

  顾庭深把餐椅往后面挪了一寸,椅脚刮过地面的刺耳声响,在忽然静默下来的空间里显得尤为突兀,

  他长腿交叠,从烟盒里捻出一根烟点燃,“我是没想到,半年前你让我去查,半年后,警察局那边存着的案底,几乎已经被洗清的情况下,你突然决定把所有的公司并入华瑞,从总裁,甘愿坐副总裁的破位置。

  南景深冷静的抽着烟,一身黑色的着装,衬得他晦莫且深沉。

  前因说的差不多了,就连傅逸白这个没有共同经历过的人都听出了几分,顾庭深也就不再绕弯子,直接从包里摸出一张照片来,摆在桌面上。

  “没有十足十的把握,我也不敢确切到某个人身上。”

  南景深低眸看了一眼,黑瞳骤然攥紧,捏着烟身的手指险些失控,“是他。”

  “认识?”

  男人薄唇紧抿,浑身的肌肉有些绷,鼻腔里喷出了青烟,混在呼吸里,有些粗重,半响,才道:“嗯。

  “既然是你认识的就好办了,我查了很久,对外,一面装作在处理美国分公司的后续事宜,私下里把这几年的账目都对了一遍,包括上那批货能接触到的人,排查过好几轮,只有这个人,嫌疑最大。”

  南景深听后,清冷的面上已然是那种捉摸不透的情绪,烟雾朦胧在脸廓前,深眸里那些个光怪陆离被掩藏得很好,根本让人猜不透此刻他到底是个什么心思。

  良久,他吐出一口烟,燃到尽头的烟蒂轻手放在烟灰缸边缘的凹槽里,手指在照片上轻敲了一下,“这件事你不用管了,明天来华瑞上班吧,财务总监的位置给你留着。”

  话到此处,顾庭深才算是真正的松下一口气,重新将筷子拿了起来,“现在我可以吃一顿安生饭了吧

  南景深没言语,长眉轻微的挑了一下,推开椅子起身,进了包厢内的洗手间。

  ……

  意意喝得醉醺醺的,被苏经理和刘总一左一右的架着走。

  “房间开好了没有啊?”

  广告部和这位刘总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跟他合作后的项目,油水都挺大的,但就有一点比较让人反感,那就是好色。

  一见他这副猴急的模样,就知道忍耐不了多久了,苏经理赶紧讨好的把一张房卡交到他手上,“开好了开好了,楼上802,是情侣套间,您好好享受。”

  第23章我这里可不是躲难的地方

  刘总咧着嘴笑,低头看一眼怀里醉得不省人事的萧意意,这皮肤,这手感,简直就是尤物,他早就心痒难耐,看意意的一双眼神,恨不得把她给扒光了。

  他哼笑两声,不舍的将手从萧意意脸上挪开,去接房卡。

  两个男人中间,隔着一个女人,又都是身材矮胖的中年男人,即便是伸长了手,也打不直,房卡在交接的时候,指尖一碰,忽然落到了地上。

  他们同时蹲下去捡,彼此都喝了不少酒,晃悠悠的,脑袋碰到了一块儿,卡没捡起来,后知后觉的想到各自的另一只手都架着女人。

  刘总便跟跄着直起身来,指使苏经理去捡,他身子还没站直,身旁的人忽然有了异动,还没任何反应的时候,一记响亮的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他的脸上一下子把刘总给打懵了,连着往后退了几步。

  他一愣,定睛去看,一道女人的身影,正快速的跑到了走廊那头的安全楼道里。

  “妈的,她没醉!”

  ..…

  意意又慌又怕,跑得很快,拐弯的地方,空间不大不小,她一时收不住,脚踢到了半人高的立式花瓶,碎片溅到手背上,她根本没时间去管,拉开安全门就往楼下跑。

  再下两层楼,是餐厅,只要人多了,那两个男人绝对不敢再轻举妄动。

  没想到踏入社会后,老天爷给她上的第一堂课会这么的重,所谓的应酬,只不过是部门经理把手底下的女员工带出去给合作人睡而已。

  这么换来的交易,能干净吗。

  她吓坏了,眼泪不住的流出来,蒙在眼眶前,为了看清路,用力的拿手背擦去,眼泪郑州治癫痫病的药物又再涌上来,便再擦,一张小脸儿很快就和花猫差不多。

  意意吓坏了,吓得六神无主,跑出楼道后,心口蓦的一沉。

  这层楼不是公共餐厅,而是专供尊贵客人使用的VIP包厢。

  她扭头想往回跑,忽然听见刘总骂骂咧咧的声音,和越来越接近的沉重脚步声。

  她一颗心都跳到了嗓子眼,手摸上一扇门,没有多想的推门进去,眼角余光恰恰看见刘总跑过来的身影。

  糟了,被发现了!

  她立马把门上锁,竖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屏在心口的一声气终于呼了出来,张大着嘴,她手掌心贴实在门板上,撑着自己才不至于那么快的跌落下去。

  砰———声巨响。

  门被人狠踹一脚,门板用力的颤了一下,意意睁着一双仓惶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木色的门,手掌一点点拱起,指尖紧抿着,周围泛出一圈白色。

  小脸儿更是惨白惨白的,失了血色。

  “贱人把门给反锁了。”

  “给我踹,看今晚我逮着她了,不往死里弄才怪。”

  骂声吼声,中间仅仅隔着一道阻隔,清晰的传进耳里,意意心口起伏不定,吓得魂飞魄散。

  身体几乎都不是自己的了,木然的伸手抵着门,掌心被震得发麻,额头渗出了层层冷汗,心脏处像是被人抢着鼓槌,一下下,用力的捶打。

  “小姑娘,躲谁呢?”

  身后,冷不丁的响起一道轻笑着的男声。

  她浑身狠狠一震。

  用力吞咽了一口,转过身去,身高腿长的两个男人坐在餐椅上,餐桌挡了大半个身躯,腰线以上露出的身体轮廓刚毅且壮硕,说话的那位,手里端着一杯红酒,轻轻的晃悠着,一双勾挑的桃花眼,饶有兴味的看着她:“我这里,可不是躲难的地方。”

  她差点就吓趴了,腿一软,就要跪下来,脑子里浑浑噩噩的,无意识的伸出手去随便抓了一个东西,把自己给稳住了。

  她哀切的看着面前两张陌生面孔,丝毫不清楚这是什么人,但不管是谁,总比门外那两个肮脏的人要好。

  “求求你们了,就让我躲一会儿,就一会儿,好吗?”

  顾庭深晃酒的姿势停了停,继而唇角蔓延开一丝不明意味的笑来,清湛的眸眼将她从上往下看了一眼,“不可以哦。”

  她心下一咯噔。

  “我们马上要走了,你这么挡着门,可不好吧。”

  旁边另外一位戴着眼镜的男人跟着帮腔,脸上的笑竟都是一模一样的。

  意意又惊又怕,现在更是尝到了人世冷暖,看上去人五人六的人,居然没一个想要搭救她,这个世界上,哪来那么多善人。

  她正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门外的叫嚷声更大了,包厢里的两位不是没有听见,可就是不管,像是觉得看陌生人受难是件很愉悦的事。

  她咬唇,这时候生不出什么节气来,哀求的话已经到口了,洗手间的门“咔哒”一声开了。

  意意这会儿精神高度紧绷,听见门锁声,以为是身后抵着的门被撞开了,她浑身突然脱力,“咚”的一下用力的声响,双腿猛然跪了下去。

  “唉,小姑娘,怎么吓成这样了。”顾庭深酒都端不稳了,他就是逗逗,不会真的见死不救,眼前的这个小妮子看起来就弱不禁风的,这么一吓,怕把人给吓傻了,刚要过去扶,才挪开的椅子攸然被人用力踹了一脚,恰好就踹在他腿后弯里,被迫又坐下了。

  他仰头就喊:“南景深你干嘛呢!”

  “坐着。”

  这个声音……

  意意不敢相信的抬起头来,手还扶在心口,当看

  清楚真的是南景深的时候,眼眶一热,嘴角不由得往下垮。

  竟然生出一丝丝的安定感。

  “四爷..……”

  南景深没理她,自顾拉开一张椅子坐下,给自己倒酒,握在瓶身上的手指根根修长,包厢很安静,酒水注入杯子里的声音尤其刺耳。

  他冷着一张脸,筷子在桌面上杵了一下,淡定自若的开始夹菜吃。

  旁边两个男人惊得下巴都掉了,从下午进包厢起,南景深就没吃几口菜,后来又催着走,现在居然能够坐在这里继续用餐。

  顾庭深和傅逸白对视一眼,再同时看向门口战战兢兢的小姑娘,一时间,眼眶里不约而同的浮现出了兴味的神色。

  未完待续……

洛阳那里医院看癫痫看的好

  如果想看这本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