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名医养生 >

无形之刃 11

时间:2019-10-29 19:20:49
无形之刃 11

第十一章

但是劫什么都看不到,斯维因的目光显得十分坦然。无论是谁,看到这样的目光,大概都会相信他的话,会被他的坦诚感动。

劫看不出什么,所以他不再固执于这件事,他问:“你为什么救我?”

斯维因说:“我本来以为你不会对这个问题感兴趣。”

劫显得吃惊。对于他而言,谁要救他,为什么救他,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被救,他就会全力的自救。所以原本他对斯维因的理 由并不感兴趣。但是直到和他谈了这么多,直到知道面前的这个男人叫做斯维因,他的心里突然想要问一句为什么。

斯维因说“我本来以为你不会对这个问题感兴趣”的时候,他的心中感到惊讶,仿佛自己已经被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看穿。

这个人和他相处不到一刻钟,就仿佛对他极为了解。

劫点点头:“我对这个问题确实没有兴趣,但我知道,你救我,总不是为了让我陪你喝酒的。”

斯维因笑了,他说:“我救你,或许确实是请你来喝酒的。”

他这样说的时候,劫脸上出现了意料之中的诧异。不过他并没有再追问,反而很自然的端起酒杯,慢慢的将杯中的朗姆长春治疗癫痫医院哪家排名好酒喝掉。他的动 作和神情都让人觉得他仿佛已经喝惯了酒,但是斯维因知道,劫并不常喝酒。他端起酒杯喝酒的样子尽管已经和熟谙此道的人如出一辙,但斯维因知道那是假象。

他能做到这样,恐怕是完全模仿自己喝酒的样子。

而且古拉加斯的朗姆酒很烈,即使常喝酒的人,如果不是惯喝的古拉加斯的朗姆酒,在喝的第一口,神情也不会这样平静。

所以现在轮到斯维因惊讶。不得不惊讶,因为能够只看一眼,就将一件事情从动作神态各方面模仿得丝毫不差,这样的专注力和把控力 ,存在于一个人而不是机器身上,确实是叫人吃惊的。

他问:“你似乎并不反感喝酒?”

劫说:“我并不反感。”

斯维因又问:“但是你之前并不喝酒。”

劫说:“只是因为没有喝酒的理由。”

斯维因愕然,他继续问:“沈阳癫痫病可以治吗你难道做任何事情都需要一个理由吗?”

佳木斯癫痫病形成的原因-indent:2em;">劫说:“在大多数事情上,我做起来并不需要理由,不过有很多事情,还是觉得需要有一个恰如其分的理由。”

斯维因奇道:“那你现在喝酒的理由又是什么呢?”他当然不会觉得是因为他请劫来喝酒,劫就会喝酒的。

劫却说:“因为你请我来喝酒的。”

斯维因哑然失笑,问:“我请你喝酒你就喝吗?”

“是的,因为从来都没有人请我喝过酒。”劫低垂着头,所以斯维因看不到他的神情,但他的声音低沉却清晰的传到斯维因的耳中。

斯维因不禁托着腮,思考良久,他说:“如果你真想知道理由的话,我也并非不能告诉你。”

“我救你,只是为了阻止第五次符文之战。”斯维因的声音不大,但坐在同桌的劫,却能清楚的听到。

他的神情不禁愕然,随即转为震惊,再即变得扭曲。那表情是集合了恐惧、憎恶、悲伤等一切负面情绪的集合体,那是从未出现在劫脸 上的表情,从他出生到现在都未曾有过这样的表情。

如果说人生是一场噩梦,那这梦总会有根源。对于这个世界上大多数活着的人而言,符文战争就是所有人痛苦的根源。

劫问:“你说的是真的吗?”

斯维因说:“是的。”

劫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他的心沉了一下来。

斯维因又说了一句:“克卡奥已经决定对艾欧尼亚用兵了。”

劫死死盯住斯维因,他问:“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你也是诺克萨斯人,你将这件事告诉我,对你并没有好处!”

斯维因摇摇头,他站起身,抬头凝视头顶的吊灯,他说:“我已经说过了,我和你一样,也活在痛苦中。”

劫神情一怔,然后他看到斯维因离开了酒馆。他和他见面,仿佛只是为了告诉他这些事。

**************************

有时候一个人活着并不是为了享受快乐,而是为了一种责任。但责任本身,就让人感到痛苦。并且这种痛苦无法逃避。

夜空中高悬着明月,月下有屋顶,屋顶上坐着泰隆。泰隆俯视着整个城堡的动静,他一直都保持着这种姿态,十年如一日。

他的目光像鹰一样,在城堡的各个角落逡巡,最后他扫了一眼花园中的那个女人。

女人也看到了他,或者说女人原本就是在看他,一直看着他。

女人说:“你不下来陪我走走吗?”

她的声音落在夜空中,夜空没有回答她。所以她就只能等着夜空回答。

女人如此执拗,泰隆终于有些动容,他说:“夜已深,你该回去休息了。”

女人却显得执拗:“你总该先陪我走走。”

“奥佩娅,你不要无理取闹了,血色精锐是不能擅离职守的。”卡特琳娜站在远处,用不容置喙的口气说道。她的身形像一柄出鞘的利 剑,气势逼人。

奥佩娅却不为所动,她说:“今天是姐姐的订婚晚宴,姐姐不在大厅里陪未婚夫,却跑到这里来,这样恐怕未婚夫会很着急吧?”  

卡特琳娜微微动容,但她的语气终于缓和:“今夜并不平静,你最好早点回去休息。”这像是一种忠告,说完之后,卡特琳娜就转身离 开。

泰隆说:“你不该对卡特小姐这么无礼的。”

奥佩娅冷笑说:“她不允许自己的妹妹无礼,却允许一个外人对她无礼。”

泰隆的神色已经完全冰冷,他只是说:“走吧!”这句话像是有一股力量,压得人喘不过气。

奥佩娅美丽的脸颊在月光下惨白惨白,但她脸上却闪烁着妖冶的笑意。她默默的转身,像是失去了灵魂,身影被黑色的夜幕一点点吞没 ,到最后,泰隆终于再也看不到她。

于是他的脸色突然变得痛苦起来。他痛苦的时候就会想杀人,因为他已实在没有太多的事情可以做了。对于他这种人而言,一切的幻想 ,都是笑话。

他说:“告诉我是谁派你来的?”他的声音又冷又锋利。

于是屋顶的阴影中走出一个人影来。这个人影是个白发的少女。少女身形娇小,背后却背着一柄巨型的断剑,这样的造型让她看起来十 分怪异。她此时神情有些低落,像个落魄的流浪儿。她本该是像花一样美丽的少女,这样沧桑落魄的神情本绝不该在这样的女孩身上呈现。

她说:“你已经问过了,我也已经回答过了。”

泰隆沉默了,他知道再问就是多此一举。他本早就领略了瑞文的执拗,他本应该比她更加了解她,毕竟同为血色精锐的三年里,他们曾 合作执行过无数次任务。她的习惯,性格,甚至武技的破绽和杀招,他都已了然于胸。

善于观察身边的事物,对于一个杀手而言是必须具备的生存技能,而泰隆显然比其他的杀手都要做得好,以至于别人觉得这种能力在泰 隆身上已经不是生存技能那么简单了。那已纯粹成为了本能——杀戮的本能。

能将杀戮变成本能的人这世上并不多见,劫在漫长的人生中只看到过一个,那个人叫克卡奥,是诺克萨斯最有权力的人。然而劫不知道 ,克卡奥曾说,如果世界上还有谁能成为像他一样的存在,那个人一定就是泰隆。

泰隆曾因克卡奥的这番话而激动,颤栗。他一直以此为人生信条。

他见到克卡奥的时候,才十五岁。那天他全身上下有八道伤痕,其中三道足以致命。但是他挺住了,他死死握着偷来的钱袋。他在诺克 萨斯阴暗的巷子里发笑,但并不是胜利的笑容,那是一种夹杂着痛苦与庆幸的劫后余生的笑容。他厌倦了这种看不到明天的人生,但他又比世上的任何人更想活着,所以很多和他一样的人倒下了,他却还活着,即使伤痕累累。

然而他那悲哀的笑容还没持续多久,他的脸就彻底阴沉了。

他看到了背后出现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克卡奥。克卡奥像一座山,带着势如破竹的压迫感。本能促使泰隆快点逃,但他却知道他已无 处可逃。在这种时候他只能依仗自己引以为傲的刀术。但克卡奥只一下就让他处在死亡边缘。

泰隆不甘心,不服气,他多想再努力一点,再多活一刻,所以在最后一刻他不顾一切的吼叫,说如果他没有受伤,一定能打败他。

于是克卡奥让他养好了伤,然后还是一下就让他处在了生死的边缘。这一次泰隆绝望了,他已经认命。但克卡奥却并没有杀他,不仅再 一次帮他养好了伤,还让他学习更强的刀术。

从此他成了克卡奥的刀锋。对于他而言,他宁愿作为克卡奥的刀锋而活着,也不想如同蝼蚁般无声无息的死在诺克萨斯阴暗的小巷。

但瑞文却和他不同,她总是否定自己作为一个刺客的事实,她总是以战士自居。泰隆觉得她愚不可及,在他眼里,战士所谓的荣耀,精 神,皆是虚无缥缈的妄言。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