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时尚购物 >

《我是一名捞尸人》叶子韩雪(完整版)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时间:2019-10-08 13:15:57

  【完结+番外】《城中情事》小说大结局txt目录—(百度云)+(完结好文))又名《日光倾城不复暖》、《一城冬暖》

  主角:乔冬暖谭慕城

  作者:冬日微暖

  搜索关注丨微亅信丨公亅众丨号【tfjc02】

  回复书名即可阅读全文

   北京时间3月5日消息,据路透社报道:

  精彩内容:

  此时已经是深夜,但是因为有这个手机和摄像机,我跟韩雪两个人变的毫无困意,回到屋子之后,韩雪先是开始播放手机录制的画面,手机明显是很早就放在宿舍的门顶上,所以一开始静止的画面很长,韩雪把画面快进到十二点之前的几分钟,我们俩就这么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

  直到十二点整的出现,屏幕上忽然出现了一个穿着白衣女人的身影,这个身影就好像是忽然飘进屏幕中的一样,之后又飘到了韩雪的窗户下面,再然后就是静止不动,一直都在看着韩雪的窗户。

  就算是刚刚经历了那样的场面,现在看到屏幕中那飘忽的白色身影,我俩依旧会感觉后背发凉。而之后,就是我出屋子的画面,直到我跪在地上,傻子的身影飘着快速离开消失不见,手机所录制的影像这才看完。

  韩雪关了手机,接着打开了摄像机,依旧调到傻子出现前的几分钟,摄像机对准的,则是学校门口的大路,虽然位置不同,但是傻子的出现方式却几乎相同,都是忽然就飘进了画面里,之后傻子飘向学校,她的身影在摄像机中消失了。

  我呼出一口气,以为傻子的身影既然消失在画面中那就等于是看完了,韩雪也这么想,她也是吓的不轻,小脸略微有点惨白,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眼角的余光忽然瞟到了摄像机之下忽然出现了一个人!

  我赶紧拍了拍韩雪道:“看,这上面有人!”

  我俩转过脑袋去,看到在韩雪摄像机下面,有一个人站在大路上,他也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身影一动不动的看着学校里面。

  他就出现在傻子刚飘进学校不到半分钟之后。

  因为学校门口有个路灯,所以画面虽然不太清晰却也能看的清楚,就在这个时候,这个人忽然抬头看了一眼摄像机,那一刻摄像机里的画面把韩雪吓的几乎钻进我的怀里,因为他的抬头,让摄像机拍下了他的整张脸。

  这是一张画着川剧脸谱的脸。

  在略微泛黄的画面里,穿着一身白衣服,画着一张脸谱的脸是那么的可怖。

  之后,他对着摄像机笑了一下,这个笑容看起来非常的诡异,而之后,他转身离去,缓缓的离开了这个画面。

  而之后的画面就可以猜的到,傻子的身影再次飘出,直到韩雪的脸出现在画面里之后画面定格。

  韩雪关掉了播放,她从我怀里抽了出去,我俩的呼吸都有点沉重,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最后出现在画面里的那张画着脸谱的人比傻子还要恐怖,特别是他看到画面之后的冷笑。

  如果不是亲眼的看到傻子,在看到这个画面之后,我甚至会想这是一个变态针对韩雪的恶作剧,但是现在我却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就跟我一直以来都很迷惑的一样,傻子为什么会找到韩雪?这是没有任何的理由的,我甚至想不出任何可能存在的解释。

  “会不会是这个人操纵的傻子来找你?”我小声的问韩雪道。

  “谁知道呢?”韩雪苦笑道。

  看着韩雪的脸,我又是一阵心疼,我轻轻的拥住她的肩膀道:“不管怎么样你都不用害怕,有我在肯定是不会让你受到一丁点伤害的。”

  ——第二天我依旧是一大早的从学校出来回家,回到家之后我倒头就睡,连续两天没有休息好让我整个人非常的疲惫,但是我没睡多久就被电话声给吵醒,我摸过来手机一看,陈青山已经给我打了六七个电话,我刚准备回过去,院里就响起了陈青山的声音,他叫道:“都正午头了,还在睡,昨晚做贼去了?”

  我站了起来打开了门,道:“干嘛呢村长?有紧急任务?”

  “走,去我家里说,我又找了个高人过来,咱们去商量商量。”陈青山说道。

  “你又是从哪个道观里找的骗子过来?”我睡眼惺忪的道。

  “这次绝对是真高人,唐人杰你知道吧?唐老板介绍的人,怎么可能是骗子?”陈青山说道。

  一听到唐人杰的名字,我的睡意瞬间全消了,我和大哥跟这个唐人杰经了那件事之后就没有来往,而且按照我的了解,像他那样的人被大哥那样羞辱肯定会怀恨在心的,所以陈青山一说这个,我马上就警觉了起来道:“你怎么跟唐人杰有联系的?”

  “咋,我好歹是一村之长,就不能有几个朋友?”陈青山道。

  “你说实话!”我看着陈青山道。

  “得武汉中际癫痫医院了得了,我老实交代,还是以前他找过我,求你大哥办点事,我去说了但是没说通,唐老板也没怪罪,这就交上了朋友,昨晚他给我打电话问你大哥的情况呢,不知道咋的就唠上村里的事情了,他说他有个朋友是个真大师,刚好就在咱们这,这唐老板办事就是效率,昨晚才说,现在人就到了。别墨迹了,赶紧走,那大师还在家里等着呢。”陈青山道。

  我去随便洗了一把脸,就算心里满是疑惑总感觉这个唐人杰是不安好心,我还是跟着陈青山先过去看看,到了陈青山家里,就看到一个大胖子坐在躺椅上,这胖子可当的上人高马大四字,足有近一米八的个子,我估计体重得是我的一倍还要多。我们进来的时候刚好看到他把一颗刚剥好的橘子整个丢进嘴里,而地上已经一堆的果皮纸屑。

  “这就是那个高人?”我悄声的问陈青山道。

  “就是他,你别给我乱来,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事不赶紧解决了把韩雪给我吓走了,你给我去学校上课去!”陈青山压低了声音道。

  说完,陈青山笑道:“天赐兄弟,来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们村的村官,叶继欢,大家都叫他叶子。”

  “叶继欢?香港贼王?”这胖子把橘子咽了下去,看了我一眼道。

  “啥?”陈青山愣了一下。

  我倒是听懂了,我的确是跟香港一个非常有名的大盗同名,陈青山不接触网络肯定是不知道这个。

  “同名而已。村长没事,这位老哥跟我开个玩笑。”我微笑道。

  这个胖子哈哈一笑,招呼我跟武汉哪家医院能够治好癫痫病?陈青山坐,搞的这跟他家一样,在我的印象中,高人应该都是一身仙人气息的那种,再不济也应该跟我大哥那样任他风云飘摇跌宕起伏我自岿然不动心若磐石那样,这个胖子的模样就让我怀疑他是装的。

  “天赐兄弟,我先跟你说下村里的情况。”陈青山说道。

  说知道陈青山话刚落音,就被这个胖子打断,道:“别叫大名,见外不是?叫胖子,多亲切?实在不行叫胖爷也行。”

  陈青山一脸的尴尬,不过他挠了挠头道:“胖子,不,胖爷,事情是。。”

  陈青山的这话还是说了一半,再一次的被这个胖子给打断了,他道:“村长,你先别说话,贼王兄弟,你是不是左肩膀经常疼?”

  他称呼的贼王兄弟,自然是说我,我愣了一下,之后点了点头,我的确从小就左肩疼,我妈以为我是坐姿不正,但是后来我发现并不是如此,相对于别人来说,我还算是站有站相坐有坐相的了,后来我去看过医生拍了片子也没拍出个所以然来,吃药也没用,也就是大学毕业之后好了点,就算偶尔疼一下忍几天也就过去了。

  “吃药没用,医生也找不到原因?”胖子继续问道。

  我点了点头道:“对,胖爷您还会中医,望闻问切?”

  “屁的中医。”胖子吐出一个橘子核道。

  “那您是怎么看出来的?”我愣住了。

  “你左肩的天灯被人给灭了,也就是你年轻,再过些年啊,你这左臂都要抬不起来了。”胖子说道。

  “天灯?”我跟陈青山异口同声的问道。

  “人有三盏灯,左右肩膀各一盏,人中一盏,这灯你们是看不见的,有人叫天灯,其实就是魂灯,也是本命灯,那些大和尚也会说这是三昧真火,你们肯定听老人们说过,晚上走夜路的时候,特别是无人之地的时候如果有人叫你们,千万别回头,你一回头,对应的魂灯就灭了,灯灭了鬼就可以趁虚而入了,其实这是真的,鬼吹灯一开始也就是这个说法,不过只要不是三灯全灭,太阳一出来灯就点燃了,这位贼王兄弟的有点奇怪啊,左肩的灯,这灭了得有二十年了吧?”胖子说道,他说的话很稀奇,语气却非常平淡。

  “原来叶子是灯灭了啊,胖爷您真是开了天眼了,既然看出来了,那就给点上呗。”陈青山道。

  “你以为这是油灯啊,说点就点?俗话说的好,神仙不睁眼,恶鬼乃吹灯,吹灯的可是恶鬼,哪有这么容易,贼王兄弟,要是胖爷我没猜错的话,你这灯灭了有二十年了,我看你的年纪今武汉癫痫病到哪治年应该是二十三岁,这么看来,你三岁那一年定然经历了一件让你极其害怕的事情,说白了,就是你见鬼了,胖爷猜错没有?”胖子看着我说道。

  我眯着眼睛看着胖子,虽然我脸上平静,但是我内心却起了巨大的波澜,走夜路人叫莫回头,回头鬼吹灯的说呼和浩特市去哪治疗癫痫比较好法我是听老人们说过,但是我左肩灭了一盏灯我却是第一次说,你要是说这个胖子在胡扯,但是他接下来对我为什么灭了一盏灯的解释却完全正确。

  三岁那年发生的事情,是只存在与我家人和陈石头之间的秘密,他却一语道破我在那一年经历了一件“鬼事。”

  “叶子,胖爷问你话呢。”陈青山轻轻的推了我一下说道。

  我这才反应过来,刚才我因为想的太投入而进入了呆滞的状态,我对这个胖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三岁?那时候我还是个吃屎孩子不记事,您得等我回去问问家人。”

  胖子看了我一眼,这一眼意味深长,不过他没跟我争辩,道:“人都有点不足为外人道的秘密,你不想说,胖爷我不逼你,但是不说胖爷就没办法点灯咯,村长,你说吧,村子里是怎么回事?”

  陈青山被胖子打断说话两次他竟然还能忍,这可跟平时他的作风不一样,要知道陈青山平日里在村子里那可是一言九鼎,在伏地沟这一亩三分地上,他说的话那就是圣旨。

  陈青山就把傻子的事情说了说,说傻子当年怎么被捡回来,又怎么死的,死之后闹过什么,而最近又发生了什么陈青山都给说了说。

  陈青山说的都是他知道的,也是村民们知道的,但是譬如傻子当年闹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傻子的尸体被一个石棺中的手拉过之类的事情陈青山不知道,所以也没说。说实话,如果这个胖子不是唐人杰介绍的,也不是长的这么像个黑社会的二流子,说不定他刚对我说的话都可以把我给镇住,我兴许还会把我知道的也告诉他以求他解决问题,但是因为先入为主的关系,我对这个胖子极其不信任,所以就一言不发。

  胖子听完,他伸手要在桌子上摸橘子,却发现橘子已经没有了,只能摸了几个瓜子一边磕一边说道:“村长,不是我说你,你说的简直是狗屁不通嘛!”

  陈青山听完,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但是他竟然还是忍了下来,憋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问道:“胖爷您的意思是?”

  “傻子回来闹,想要那陈石头的命,自己不会拿?后来那法官王老太投河自尽你却又说是傻子杀的,一个连凡人的命都要不了的人,咋就能杀了一个法官?”胖子说的言简意赅。

  “这,这个问题,我还真没想过。”陈青山挠着头道。

  “估计你这话,也是村民们以讹传讹来的,人啊,有时候啥都不缺,就缺脑子。”胖子指着陈青山说道。

  “你说我没脑子?”陈青山指着自己问道,他的好脾气终于被这胖子的刁嘴给磨没了,不过我都差点笑出来,认识陈青山这么长时间以来,我还是第一次见有人这么跟他说话。

  “咋,你认为你有?”胖子一挑眉毛道。

  眼见着陈青山脸都绿了,我这时候对这个胖子反倒是起了点好奇心,其实我心里也想可能是我想多了,万一这个胖子真的能解决问题呢?就拉了拉陈青山道:“村长息怒,我看出来了,这位胖爷说话比较直,但是这才是高人应该有的气度嘛,是啥说啥不绕弯子,要是也满口虚话那跟咱们普通人有啥区别?”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