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体育新闻 >

医院护工的苦与乐

时间:2019-10-29 14:49:46
医院护工的苦与乐 >

他们既不是医院职工,却几乎24小时工作在医院;他们不是护士,却干着陪护照料病人等护理活。对于医院来说,他们只是“外头人”,可对住院患者来说,他们都是“院里人”。这就是工作在医护领域最苦最累的群体——医院护工。

“护工是个良心活”

3月16日下午,记者在市中医院2病区的一间病房内见到了护工袁飞龙。走进病房的时候,袁师傅正靠在一张空着的病床边小憩。见到记者他略显尴尬:“病人刚吃过药睡着了,我正好休息一会。”他搓了搓武汉看羊癫疯那个医院双手后向记者递出右手示意握手。脱皮、龟裂、发黄,这双手显得格外的苍老。那是一双怎样的勤快的手啊——每天一丝不苟地为病人清理大小便,从翻身、喂饭、服药,再到擦澡、洗脚……

袁师傅已经61岁,从2007年起开始在我市各个医院照料病人。从业3年以来,他共护理过百名病人。医院护工整天和病人打交道,伺候病人的吃喝拉撒睡,又累又脏又憋闷,的确辛苦。可袁师傅面对记者,一直面带笑容,好像没什么愁事。他说:“做我们这行在不少人眼里认为干的是上不得台面的活,病人家属大多对我们护工也并不是很尊重。不过不开心的事情我都会很快忘记,犯上了病,谁都感到难受,都很无助脆弱。设身处地,将心比心,我对待每一个要照顾的病人,都是当自己的亲人看待的。心里只有这么想了,才照料得好病人。这就是我的工作。”他告诉记者,他现在照料的这个病人需要24小时陪护,所以自己已经半个来月没回家了。

记得2007年刚做护工时,他照料的第一位病人是个80多岁的中风老人。由于刚做护工,经验少,深更半夜老人在病床上突然嗷嗷直叫,袁师傅急忙叫来值班医生,可是医生一时也没能看出个所以然来,袁师傅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许久,袁师傅才突然想起,原来老人入院以来近5天都没有排过便,估计是想大便。他就抱起老人想帮其排便,可是老人尽管有便意,但就是便不出来,用了开塞露也办法,袁师傅硬是忍着恶臭用手帮其抠出。袁师傅知道自己护理经验少,怕怠慢了病人,所以特别注意细节,尽量让病人舒服。老人住院时是冬天,帮他洗头时,为了防止着凉,他让老人躺在被窝里,把头搁在床沿,自己蹲在地上一遍又一遍地为他梳洗……临出院那天,平时不出声的老人突然抓住自己儿子的手咿咿呀呀地哼个不停,搞得大家莫名其妙,老人连比带划哼哼,他儿子才明白,原来老人是为了感谢袁师傅,示意要给袁师傅买条烟当谢礼。“老人去年去世了,前后照顾了他一个多月,吃喝拉撒都是由我服侍,有感情的。按照我们启东的风俗,亲人去世要送‘人情’,我也送了一百,就当尽晚辈的心意吧。”袁师傅动情地说。

在记者采访的近一个小时里,袁师傅时不时地会转过头去看一下病床上的病人,并且还一再提醒记者讲话小点声。记者临行时,看见病人要起身,“病人刚才小便了。”袁师傅到开水间打来一壶水,小心翼翼地为他擦身,先用湿毛巾擦拭,再用干毛巾揩干。“弄干净了后,他还能睡会。等他休息了,我也能跟着歇会了。”记者走出病房门口,回头看见他又趴在那张空着的病床上了。

“看到病人身体好转,很有成就感!”

3月18日下午,记者来到市人民医院五病区56病床,清廋的孙正芳正在看护一个挂水的病人。

病人是来启工作的北京人,大嗓门,言辞也不怎么客气。因拔除针尖后手臂有些肿胀,便开始责骂。孙正芳一边帮着轻揉肿胀处,一边轻声告诉他,这是因为针尖偏离血管后使得盐水挂到皮下造成的,等会儿吸收了就好了。不料病人愈发生气,大声喊叫要让医护人员来。孙正芳只得请来护士,等病人安定下来再用热毛巾帮他敷。

“人在生病的时候脾气就会不好,我把他们当成孩子,不与他们计较。”当了4年护工的孙正芳颇有感触。

在合作镇老家,孙正芳也算是个能干人。当过企业职工,做过现炒现卖,还照顾着家里几亩地。丈夫常年在外务工,儿子在新疆工作。2006年,女儿初中毕业到汇龙镇求职,她也想多挣些钱,就跟着一起出来找工作。一开始在超市当保洁工,别人做一班,她要求做两班16个小时,多得些工钱。她的吃苦耐劳被人赏识,不久被介绍去医院当护工。

第一次接触这个行业,孙正芳十分细心。那时在人民医院老干部科护理一位患有糖尿病的痴呆老人。她认真地记下医生的嘱咐,细心观察护士的护理手法,每天按时给老人服药,每2小时帮老人翻一下身,按摩一下臀部。最紧张的还是服侍老人大小便,一见老人有尿急迹象,赶紧扶他上厕所。有一次未及扶到厕所,老人就把大便拉了一地,孙正芳只好用纸将地擦干净,又把老人衣服换洗好,一弄就是一身汗。老人晚上还经常叫闹,孙正芳得不停地哄,常常不能安睡。“这个‘老小孩’真比小孩子还难带呢。”坚持了1个多月老人出院后,孙正芳一下子瘦了好几斤,但拿到老人子女因满意而付出的较高报酬时,她觉得很宽慰。

经历那次的苦与累后,孙正芳认准了这个工种,一是工价相对较高一些,二是觉得自己能训练耐心。“这也挺能磨脾气练耐心的,我现在遇上再难服侍的也能保持平和的心态。”孙正芳对自己颇有信心。前年经中介公司介绍,她去护理一位患有轻微精神障碍的多病老人,每天要哄她吃四五种药,天天给她洗澡,晚上吵着外出还要陪她。可尽管她照顾传统医学介绍癫痫病的危害得无微不至,但老人就是不领情,会突然地打人骂人,让孙正芳受了不少委屈。有一次,老人还乘孙正芳上厕所之际,一个人溜出去,结果不慎跌倒。这让孙正芳又急又气,但一见老人那无辜的眼神,就心软了,又好声好气地跟她说“道理”。

“虽然陪护算不上是多难的活,但看到自己照顾的病人身体好转,精神恢复了,就很有成就感。”孙正芳说,这份成就感就是她当护工最好的精神支撑了。

“病人喜欢和我侃大山”

照顾武汉哪个癫痫医院医治作用好了半个月的病人,因为病情恶化被送往了重症病房,刚结完账拿着1000多元工资,王正强的心情却有些沉重。“干护工这行已8年多了,按理说自己已经看惯了生离死别,但是每一次自己照顾的病人病危,自己心里总是沉甸甸的,希望这一次他能渡过难关。”坐在人民医院门诊大楼的大厅里,王师傅一脸的难过。

今年58岁的王正强当护工已经8年多了。21岁从部队退伍后,王正强干过供销员、进过社办厂、做过水果生意,50岁那年又当起了护工。“能帮上人就是做好事,还能陪人聊天,和病人交朋友。”王师傅很中意自己的工作。王师傅告诉记者,自己照顾的病人多为心脑血管病人,多是老年人,对自己病情的恢复没有信心。一次,自己照顾的一名脑梗塞病人半夜想自己起来上厕所,摔倒在床下,王师傅跑过去想将他扶起来,手脚不听使唤的老人拉着他的手哭着问:“这么大岁数得了这个病,我是不是活不长啦?”王师傅听了很是难过,安顿好老人后给老人讲起了自己的事:我28岁那年被查出患了淋巴癌,如今快30年过去了,一点事都没有,还能健健康康地在这边照顾你。癌症都能活30多年,你这只是正常的老年病,又不是绝症。你就宽心在这治病养病,保证你出院后比我还活络。…… “重症的病人大多会心情沮丧,对生活失去信心。作为一个合格的护工,不仅能在生活上照顾好病人,还要从心理上开导他们,让他们有战胜病魔的信念。”8年来,他照顾了近200名病患,每一次王师傅都能在第一时间和病人交上朋友,“和病人侃大山,讲讲山海经,让他们觉得自己来的不是医院而是‘茶馆店’。你对待病人像朋友一样,他就会向你敞开心扉,忘却了病痛,忘记自己是在病榻上。这对疾病的治疗是十分有帮助的。”

天南海北侃大山的王师傅在病患间小有名气。“他人好,又周到。”一位熟识王师傅的医院职工说:“老王常常和病人聊天沟通,哄得病人开开心心。护理病人有一套,他总能和病人相处得很好。”现在王师傅的护理算是名声在外,找他护理的病人家属络绎不绝。“我从来不愁没活干,总烦恼找我的人太多。”王师傅告诉记者,他打算利用手上的资源搞一个专业的护理公司,让员工统一着装,统一调配,统一管理。让护工行业规范化,通过他可以服务更多的病人。         本报记者   陆玲琳  王天威  

图为 护工 孙正芳  护工 袁飞龙  护工 王正强(从左到右)

 

儿童癫痫饮食上应该注意什么?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