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游戏资讯 >

指向你的刀锋 17

时间:2019-10-29 19:13:18
指向你的刀锋 17

冰心篇 
第五章 雪崩与寒风 

弗雷尔卓德流传着一个传说。 
几个世纪以前,在弗雷尔卓德最古老的秘境存在着一种叫做寒冰守望者的邪恶生物,他们拥有神秘强大的力量。 
在伟大的冰雪女神庇佑下,邪恶的守望者们无法直接干预弗雷尔卓德。但是他们却诱惑并且培养了一个继承他们力量的冰霜女巫。 
女巫驱使着冰冷而黑暗的魔法,她如同可怕的暴风雪般席卷大地,最后把整个弗雷尔卓德都化作了只属于她的——冰与夜交织的帝国。 
随着帝国不断扩张,世界变得愈加寒冷,土地也被寒冰侵蚀着。 
但是后来,人们并没有绝望,一位叫做阿瓦卢森的霜卫部族少女继承了女神的意志,拿着女神所赠予的神弓,带领着霜卫部族奋起反抗。 
最终,寒冰守望者的代表被以阿瓦卢森为首的上古英雄们所击败。霜卫部族杀死了冰霜女巫,这个世界也迎来了和平。 
——《弗雷尔卓德童话》 

泰隆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坐在地上,他上身衣服被剥去,全身的装备不知所向,双手还被铁索紧紧的束缚住。 
他轻轻的抬头,看到漆黑的石顶。这里是一个石头洞穴,虽然光线微弱,但并不影响视野。 
他的的回忆只停留在山脉发生雪崩的那一刻。 
在黄昏时刻和卡特琳娜走到铁脊山脉北部的尽头时,白茫茫的雪崩吞噬了他们。 
不知道是不是幻觉,他昂首,在雪山山顶的尽头仿佛看到了那令人熟悉的惨白色假面。 
之后就是眼前所看到的的……

这时,洞口有什么东西出现了。 
两个衣衫褴褛的人形的怪物张牙舞爪,似乎在比划着什么,壮实并且粗糙的身躯上布满了霜屑,丑陋的大鼻子冒着呼出的白气。 
泰隆看清了,其中一个怪物手里拿的,是自己的拳刃。 
这些家伙,是哪个种族?介绍上完全没说明过……

“他们是巨魔。” 
一个略略沙哑但又充满活力的男人声音响起。 
泰隆左扭头朝声音的来源看去。 
那是一个比起泰隆要大上几岁的男人。半裸着的上半身肌肉粗犷,相貌英挺威武,一头乌黑长发及腰,整个一个充满野性和活力小伙子。 
但他的双手,同泰隆一样被铁索紧紧束缚着。 
“巨魔?”泰隆挑眉,即使处于如此的绝境,他脸上也没露出绝望或慌张的神色。 
“哈哈是啊。”男人表现出同泰隆一样的淡定。 
“你是弗雷尔卓德人?你也遭遇了雪崩?” 
“我是弗雷尔卓德人,但我并没有遭遇雪崩,”男人呵呵一笑。“比那个更逊一点,我是被巡山的巨魔直接抓过来的。” 
“这么说,遭遇雪崩的我算是被弗雷尔卓德的巨魔给救了?” 
“你知道那些巨魔把你从雪崩里救出来,准备干什么?”男人故作神秘一笑。 
“我猜不是好事。”泰隆晃了晃手上的铁索没好气的说。 
“他们会开个派对,而我们是派对上必不可少的……”男人故意停顿了下,然后咧嘴一笑。“美食。” 
泰隆再次挑眉,他转头看向看守洞口的二个巨魔,发现其中一个巨魔看向自己的眼神充满贪婪,就像以前饥饿的自己看到面包一样。这种眼神让泰隆很不舒服。 
“我猜那个巨魔一定认为你的肉更加鲜美。”男人调侃道。 
“……”泰隆把头扭回来,双手缓缓扯动铁索,眼睛环视周围,寻找突破口。 
“哎,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啊?” 
“泰罗。”泰隆随口说出任务的化名,并没有把目光转向男人,他努力把腿高抬,尽量抬到能被手触及的高度,这个动作令人费解。 
“我叫泰达米尔,我发现我们都姓泰啊!”男人哈哈大笑。“真巧。” 
“这并不好笑。”泰隆冷冷的回应。“与其在这里浪费体力和时间,不如赶快想办法逃出来。” 
“如果我是你,我不会那样急着逃出来。”泰达米尔动了动脖子。“要等待时机。” 
“不需要等待。”泰隆双手缓缓一收,铁索无声落下来。“我已经做到第一步了。” 
泰达米尔惊讶的看着站起身的泰隆,而洞穴口的两个巨魔丑陋的脸上也露出惊愕的表情。 
“很抱歉,你吃不到今天的晚饭了。”泰隆瞬间出现在手持拳刃的巨魔身后,双手按在他的脖子上。 
“噗嗤!”两枚细小的刀片轻易划开了巨魔的颈动脉,瞬间鲜血喷涌。 
这头可怜的巨魔疯狂的吼叫,但是洞口外的风雪声将他的惨叫声掩盖住。 
“扑通!”尸体倒下,泰隆从他手上取下拳刃, 
另一只巨魔蹲在地上瑟瑟发抖,泰隆的拳刃抵在他头上。 
“你会说话吗?” 
“我会……”巨魔腔调怪异的声音从他那颤抖的嘴巴里发出来。 
“你们是怎么抓到我的?” 
“在雪山山脚下发现的……我们当时还以为你死了。不过活的更好,活的比死的更好吃……”
巨魔说到这里突然表情一僵,泰隆的刀子从他头顶移到了颈子旁边,他发觉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东西。 
“那么,”泰隆眼神锐利,尖刀更加逼近了巨魔的颈子。“你们在山脚下有发现一个女人吗?” 
“女人?”巨魔吸了吸鼻子,然后很肯定的说。“没有,今天捕获的人类只有你和那个人。”
“说谎我就杀了你。”泰隆眼神凶狠,刀子轻触巨魔的颈子,在上面留下浅痕。 
“啊啊啊!我、我说的都是真的!”巨魔看起来快要哭了。 
泰隆收回刀子,站起身来,若有思索的向洞口外面看去,洞外面有很多看起来很奇怪的大型工艺饰物、骨头、棒槌什么的,看起来这里是巨魔的群聚地。 
泰隆弯腰,把巨魔尸体身上套着的沾血的兽皮短袄扯下来,套到自己身上。 
“喂,兄弟。”泰达米尔看着泰隆苦笑道。“没想到你还真有一手,不过我的计划被你弄乱了。” 
“抱歉,忘了帮你解开了。” 
“不用。”泰达米尔大喝一声,双手猛然用力,两根铁索短成四截。 
这力气……泰隆暗叹。 
“巨魔的力气并不比成年男子小,只是你刚刚转眼间杀了他们一个,吓破了他的胆。”看着瑟瑟发抖的巨魔,泰达米尔活动胳膊轻蔑的笑道。“巨魔都是这样,一旦被震慑住了,就算是再弱小的敌人,他们都会放弃抵抗。” 
“同时又充满着残忍,这就是巨魔。”泰达米尔顿了一顿,扭头看向洞穴的一角堆起高高的人骨。 
“残忍吗?我倒不觉得,他们饿了想吃东西,否则就没法生存。”泰隆一副很平淡的口吻。“我们人类吃其他动物的肉,不是和巨魔一样吗?” 
“是哦,兄弟你说的有点道理……”泰达米尔挑眉,右手摸着长出些许胡须的下巴。 
“那么,说说你的计划吧,我有点在意。” 
“哈哈,好啊。”泰达米尔大笑。 
蹲在洞口的巨魔有点不寒而栗。

弗雷尔卓德距离巨魔群聚地的冰原上。 
穿着厚厚雪装背着背包的卡特站在冰原上朝远方看去,神色焦急。而她旁边,还有一个女人。
那女人看起来年龄并不大,和卡特差不多,穿的略微单薄,一身黑色的兜帽披风,兜帽下露出宛如霜雪的白色刘海,美丽的脸庞上灵动的眸子注视着远方,她手里拿着仿佛冰晶一样的水蓝色透明弓,背后还背着一把快赶上她身高的黑铁镶晶大刀。 
女人挥动透明弓,一阵寒气波动之后一只半透明的雄鹰凭空出现。 
郑州癫痫病好的治疗方法d-color:#d4e0ec;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4px" />“艾希,这是什么?”看着这半透明的雄鹰越来越清晰,卡特惊讶的问道。 
“属于我的鹰灵。”艾希回眸一笑,笑容温暖和蔼。 
雄鹰在艾希的头顶低飞盘旋,终于慢慢落在艾希的手臂上,亲切无比的用喙蹭了蹭艾希的手指。 
“好孩子~”艾希微笑着,似乎很享受鹰灵的撒娇。 
挺可爱的。卡特张着嘴巴看着这个场景,心里头一次对别人的技能产生羡慕。 
“去吧。”艾希手臂一挥,鹰灵顺势振翅飞起,鸣叫了几声,抖落的白色的羽毛就像缓缓落下的雪花一样。 
鹰灵飞远,消失在茫茫的风雪中。 
“卡特小姐,你的朋友一定会没事的。”艾希安慰道。“如果鹰灵发现了那个人的话,它会迅速通知我的。” 
卡特点点头。只顾看着鹰灵消失的方向,她一头红发被雪风吹乱也不在意。 
混蛋,不许死,否则我非得把你揍活过来不可。 

片刻后,铁脊山脉与弗雷尔卓德交接处的雪山山脚。 
泰达米尔从雪堆里露出了脑袋,确认周围没有人。 
“快上来。”泰达米尔从雪堆里爬了出来,随即双手拖着四个厚重的麻袋。 
“真冷。”泰隆咬着牙右手拳刃拨开雪块,俯身从雪堆里钻了出来,左手来拎着一个厚重的麻袋。 
“哈哈!再走一会就好多了,出了雪山到了冻土之后,那边稍微……”泰达米尔正说着话,突然表情一滞。 
泰隆注意到了泰达米尔的反应,他昂首朝前方看去,看清令他惊讶的一幕。 
在风雪的天气里,可视度并不好,而数十米的正前方,他们隐隐看到一大群巨魔。 
“该死!今天他怎么回来那么快!”事情的发展显然出乎泰达米尔的预料。 
“扔掉这些谷物,我们先撤退吧。”看到巨魔们突然挥起棒子嗷嗷乱叫,泰隆知道自己和泰达米尔已经被他们发现了。 
“……”泰达米尔双手仍然紧紧攥着麻袋,仿佛在做着艰难的抉择。 
巨魔们仍然在靠近。 
“你先藏在刚才那个暗道里面,找机会逃走。”泰达米尔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越来越多的巨魔们。“这边我自己想办法应付。” 
“抱歉了。”泰隆扔掉自己提的麻袋,迅速窜入雪堆里面。他明白自己的立场,这个世界上能让他以身犯险的人并不多,而且其中不包括泰达米尔。 
泰达米尔左右环视了一圈,松开双手,沉甸甸的麻袋坠到地上。他双手抱起一个麻袋,奋力朝雪风吹拂的方向扔去。虽然那麻袋很重,但是泰达米尔的力气也不是盖的,麻袋高高飞在空中消失在雪风里。 
不一会,五个麻袋都被扔走了。泰达米尔喘了几口气,伸手抹了抹头上的汗。巨魔们不在意那些麻袋,在他们眼里,眼前只是鲜美的人肉。 
此刻,泰达米尔已经完全被巨魔们包围了,最近的连十米都不到。看着数百只雄壮的巨魔大吼大叫,他不禁没有露出绝望与恐惧,反而露出一丝享受笑容。 
“嗷!”鹰叫声响起。 
这时,一只白色雄鹰在巨魔们头顶的高空中盘旋,看到雄鹰的泰达米尔神色一动,挺身右手高挥。

此刻,弗雷尔卓德距离巨魔群聚地的冰原上。 
“泰达米尔……” 
艾希露出焦急的表情。 
“鹰灵发现了我说的那个人了吗?”卡特看到艾希的表情忍不住问道。 
北京的癫痫病医院能治好吗?olor:#d4e0ec;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4px" />“不。”艾希摇头。“那是我的同伴,他出事了!” 
“需要我们过去吗?”卡特摸了摸腰间的刀鞘。 
“等一下……”艾希扭动身体,把背后那把黑铁镶晶大刀取下。 
虽然那大刀看起来很重,但艾希却只手把大刀搭在水蓝透明弓上,刀柄拖动弓弦,一阵阵寒冰气息凝结,苍蓝色光芒涌动,刀尖遥遥指着鹰灵消失的风雪中。 
“你这是要……”卡特不解。 
“支援。”艾希眼神坚定,全身气势大放,一阵寒气波动聚集后猛然散发,大刀伴随着耀眼的蓝白相间光芒疾驰而去。站在身旁的卡特感觉一阵阵寒意刺骨。 
铁脊山脉与弗雷尔卓德交接处的雪山山脚。 
泰达米尔一拳把一头巨魔打翻在地,这已经是第四头被打翻的巨魔了,这个人类超凡的战斗力着实让巨魔们惊讶万分。 
但是出于数量上的绝对优势,他们仍然没有放弃。 
巨魔群中个头最大,毛发最长,穿着最厚的巨魔,腰间还系着灰蓝色的服饰当做腰带,看起来像是首领,他看向泰达米尔的眼神中充满欣赏,显然是对这个强壮的人类感兴趣。 
“那个人是个强者。”首领般的巨魔吼了两声后说道。“我要亲自吃掉那个人的肉!他会使我更加强壮!” 
周围的巨魔们听到首领的话后纷纷举起武器,或者是拳头吼叫着。 
“特朗德尔!特朗德尔!特朗德尔!”巨魔们古怪而又洪亮的声音不断重复着首领的名字。 
该死!泰达米尔一脚抬起把一个巨魔的鼻子踏的陷进脸里去。 
这样下去没完没了的。 
那些被打倒的巨魔一个又接一个的站了起来,擦掉脸上的血,用更加凶恶的眼神瞪着泰达米尔。 
终于,泰达米尔实在是无法抵挡得住如潮水般涌来的巨魔,他的身上,胳膊上,腿上,渐渐出现了撕咬和棒子的伤痕。 
“砰!”一声闷响,一根大木棒狠狠砸在泰达米尔的额头上,阴影遮住了他的神情,鲜血从额头上流了下来。 
没有一只巨魔注意到,泰达米尔胸口的伤疤隐隐有血红色符文的光芒闪耀。 
“哦哦噢!”双手握着大木棒的巨魔兴奋的吼叫,当他想收回木棒时,惊奇的发现木棒无法移动分毫。 
泰达米尔的右手紧紧按着木棒,他的双眼变的血红,木棒的阴影下露出凶光,一股强烈的杀气迫使他周围的巨魔身形一滞。 
“啊啊啊啊啊!”泰达米尔的怒吼响起,震彻全场。那木棒被他的右手捏的粉碎。 
他抬起一脚,狠狠踹在木棒巨魔的肚子上。那巨魔被踹飞了数米多远,口吐鲜血,双手紧紧捂着肚子嚎叫,完全失去了再战的能力。 
正如泰达米尔之前跟泰隆所说的那样,周围的巨魔都被这一幕吓破了胆子,心怕自己下一刻会变成那木棒巨魔一样的惨状。 
泰达米尔可不管巨魔们敢不敢上,他又是右手一伸,一把抓住离他最近的一头巨魔,横空抡了一圈一下子扔飞在空中。 
那巨魔落在数头巨魔的身上,引起一片惨叫。 
此刻巨魔们都被吓的不清,那浑身浴血满眼凶光的男人此刻如战神一般屹立在风雪中。 
“呜咕咕……”特朗德尔愤怒的咬牙切齿,他把自己手里的木棒扭成两截。“给我上啊!你们这些呆瓜!那个人类已经撑不了多久了!” 
巨魔们听到首领的大吼,又看到首领也朝这边走来,顿时士气高振。 
“哦哦噢!哦哦噢!”巨魔们挥舞着棒子,壮起了胆子,刚刚扩散开的包围圈再一次缩小了。
泰达米尔咬着牙,一颗汗珠伴随着鲜血顺着坚毅的脸庞流下。 
“嗖!”天空中传来无比刺耳的破空声,周围的空气也不知为何骤然下降。 
“艾希,终于来了!”泰达米尔嘴角上扬,这令人亲切的寒冰气息他再熟悉不过了。 
跟之前一样的能见度问题,当风雪中未知飞行物体初见端倪的时候,已经离地面大概只有数十米不到了。 
一只巨魔抬起头,发现天空中一根巨大的冰晶形状的箭矢朝这里飞来。 
“大冰块!”越来越多的巨魔发现了箭矢,但是那以箭矢的速度巨魔们根本躲闪不及,看着冰晶箭矢越来越大,他们惊慌失措的奔跑,乱作一团。 
“嘣!”仿佛雪崩一样的声音响起,冰花四溅,以箭矢爆破为中心,十几头倒霉的巨魔被寒气冻结,而那些安然无恙的巨魔心理上已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泰达米尔一步一步朝爆炸中心走去,跨过一个个被冻结的巨魔躯体。 
冰雾消散,在那爆破的中心,一把黑铁镶晶大刀稳稳插在冻土上面。 
泰达米尔跨前数步,伸手握住刀柄轻轻一提,霜屑散落,刀面锃亮,映着泰达米尔凶光大盛的双眼。 
“老朋友,还是你最好。”泰达米尔挥动大刀,一股比起之前凌厉数倍的气势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只要有了这把大刀,再来一百只巨魔泰达米尔也不会放在眼里。 
“啊啊啊啊啊!”怒吼震天,刀光耀眼。尽管数量上仍旧稳稳的占着优势,但是已经没有那一个巨魔团员敢第一个冲上去了。 
这就是,蛮族之王。 
“那把大刀!”特朗德尔两眼放光,从一头巨魔手里夺下木棒,然后大步朝泰达米尔走去。
“不许动。”如冰窖一般冷酷的声音响起,同样冷的刀锋抵在特朗德尔的颈子上。 
此刻巨魔们都瞪大了眼睛,一个穿着兽皮短袄的少年突然就出现在特朗德尔的背后,并且用刀子挟持了他。 
“泰罗……”泰达米尔看着熟悉的身影愕然。 
地面的雪地有一条长长的鼓起一直蔓延到特朗德尔的脚旁,显然是从雪堆中潜行过来的。 
看来泰隆没有逃走,而是寻找机会挟持巨魔首领。 
特朗德尔一直自信一般的刀子难以刺穿巨魔们最为骄傲的坚韧肌肤,但那不断散发死亡气息的刀锋似乎在告诉他,这不是一般的破铜烂铁,这是一只品尝过无数鲜血的凶兽。 
身为堂堂巨魔战团的首领,特朗德尔此刻却被刀子挟持,巨大的身躯颤抖着无法动弹,这是何等的羞耻!屈辱和愤怒在他的脑袋里炸开了花。 
但是那紧紧贴在颈子上的尖锐,终使他无法轻举妄动。

“踏破铁鞋无觅处,”泰隆左手抽动特朗德尔腰上系着的服饰,叮当作响。“你把我的衣服保管的很好嘛。还有飞刀。” 
那是泰隆开始执行这次任务时穿的衣服,一如既往的灰蓝色兜帽卫衣,新添了肩膀位置的后端五根粗长的棕色皮带,皮带的末端镶嵌着刀片,大小依次。 
特朗德尔从来都对从人类身上缴获的特别物品很感兴趣,但是由于体型问题他也只能把这套衣服当做腰带缠在身上。 
“人类,杀了我,你们就死定了。”特朗德尔凶狠的眼神瞪着前方的泰达米尔。 
“我没有兴趣杀你。”泰隆左手把衣服披在肩膀上,右手拳刃仍然不松动。“我们只想安全离开这个鬼地方。” 
“我要他手上那把刀,”特朗德尔即使被挟持也不忘讨价还价,放光的眼睛盯着泰达米尔的大刀。“然后我们就当你们没来过,怎么样。” 
“兄弟,你还是杀了他吧。”泰达米尔大刀拍在冻土上,溅起一片霜花。“这把刀跟我的命一样重要。” 
“我可以理解,”泰隆看着自己右手的拳刃会心一笑。“首领先生,能做个让步吗?” 
“我知道,你们杀了我的手下,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特朗德尔咬着牙齿,眼中一丝不甘。
“是吗?其实我们并不介意再杀几个。”泰隆刀子又往特朗德尔的颈子贴近了几分,些许鲜血溢出,他有信心随时切开巨魔的喉咙,因为有过经验。 
特朗德尔被划伤的喉咙一阵咕噜,他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长长叹了口气。

“可恶的人类……”特朗德尔无奈的妥协了。 
“命令你的巨魔们回去。”泰隆声音凶狠道。“你没有选择。” 
“然后你们好杀了我?”特朗德尔冷笑。 
“杀了你对我没有任何好处,”泰隆挑眉。“我又不喜欢吃巨魔肉。” 
特朗德尔抿上了巨大嘴巴,似乎在思考。 
“哼哼,这就是堂堂巨魔分部落的首领哟,真是不堪。”泰达米尔无情的嘲笑,这让特朗德尔的自尊心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荣耀的战团团员们,先回部落吧。”感到无比耻辱的特朗德尔愤怒的大吼着,他一丁点儿也不想让手下们继续观赏自己这副窝囊样子。“马上!” 
巨魔们面面相觑,纷纷拾起武器,抬起被冻结的同伴们,陆陆续续的消失在风雪中。 
“人类,现在可以把那该死的刀子从我的脖子上移开吗?”特朗德尔大鼻子直喷白气。 
泰隆收回刀子,后退了几步。这让特朗德尔如获大赦。 
“兄弟,这次可真是谢谢你啊,”泰达米尔朝泰隆走来,哈哈大笑着。“一会来我们部族里坐坐,我请你喝马奶酒。” 
“抱歉了,我还有点事。”泰隆婉拒,他脱掉短袄,把灰蓝色兜帽卫衣套上。 
尽管泰达米尔看起来人不错,但是泰隆没有忘记任务资料里对于蛮族的描述——诺克萨斯的潜在敌人。 
“虽然不知道你要去哪,”泰达米尔哈哈大笑。“不过有我这个当地人给你带一段路,好过自己摸索吧。” 
“这……好吧。”泰隆无法拒绝泰达米尔的热情。如果有人带路的话,起码绝对不会遭遇一开始那样的雪崩。 
“等、等一下。”特朗德尔此刻打断了二人的对话。 
泰隆和泰达米尔齐齐看向特朗德尔。 
“能让我跟着你们一起吗?” 
两人一脸诧异的望着巨魔首领。

特朗德尔今天很郁闷。 
在他自己的心里。特朗德尔,是一个粗陋卑鄙又心狠手辣的光荣巨魔战团首领。 
无数英雄都应该在特朗德尔面前折腰,屈服在他的意志之下,甚至连永恒的冰寒也不能例外。
而特朗德尔的所处的巨魔氏族现任酋长无比怯懦,又出奇地愚蠢——特朗德尔认为。 
他觉得如此无能的领袖只会让他们在冻原中的其他巨魔手中覆灭。 
忧心不已的特朗德尔向酋长发起了决斗,却屈辱地败下阵来。但他并没有屈服,每个月他都会坚持去挑战那个“怯弱”的酋长。 
今天,那个“胆小鬼”居然拒绝了光荣的挑战,并且认为那毫无意义,作为最为巨大的巨魔部落首领做这种事情简直令人发指。 
导致女性患有癫痫病的病因有哪些e:14px" />“如果你再想做这种无意义的戏耍,我下次就杀掉你。”那个“胆小鬼”这么对特朗德尔说道。 
特朗德尔始终无法放弃对酋长之位的追求,因为伟大的特朗德尔是无比狡猾而且足智多谋的,于是他很快想出了一个计划。 
一条流言从特朗德尔的口中传开了:巨魔氏族的古老领袖们代代传承着一把传奇的神兵,而这把武器正象征着他们统御全族的资格。 
特朗德尔将一切都赌在了这上面——就算是偷来抢来,他也要找到这么一把武器。能否成为酋长,皆在此一举了。 
所幸,族群中的巨魔都相信了他,但却没人觉得他能胜任找寻这武器的任务。 
而那酋长认为,只会夸口的特朗德尔定然会死寻找的条路上,便欣然同意了让他出行。 
待到特朗德尔带领着自己的团员们离去时,酋长那熟悉的嘲笑声再度响彻他的耳畔。 
嘲笑声,让特朗德尔感到愤怒。 
而在刚才,那见鬼的嘲笑声又响起了,从那个扛着大刀的人类的嘴巴里。 
人类都是该死的食物,不过那个男人手里的大刀完全符合我的要求。特朗德尔看着另一个带着短刀的男人又叹了口气。 
这两个人类不太好对付啊。 
而且我手下没有一个巨魔愿意跟我去寻找武器。 
等等!我有一个办法!不如我跟着他们一起,去北方随便找一把强大的武器?我果然是聪明的巨魔天才!哦哦噢! 
想到这里,特朗德尔毫不犹豫的向两个人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能让我跟着你们一起吗?”

【两天前,铁脊山脉脚下。 
泰隆和卡特背着厚重的行李包,站在诺克萨斯边防指挥部大门前。 
他们面前站着一个叫做斯维因的四五十岁中年男人。
斯维因穿着一身雪白色军装大衣,一只白色的鸟儿——也说不上是什么品种,有点儿像猫头鹰,在他的肩膀上十分安分的伏着身子。 
“伪造的签证已经完成了,记住你是艾欧尼亚的商人,那个小子,是你的保镖。”斯维因眯着眼睛,看着卡特。 
“是。”卡特敬了个军礼,皮靴在雪地上踏的咯吱响。 
斯维因的眼神,让泰隆感觉很不舒服——你只要被他扫过一眼,仿佛就被看穿了一切想法。 
这是除了刀锋假面和杜克卡奥,第三个给他带来压抑感觉的人。 
“小子,到了那儿你可别乱跑,那里的人们大部分不是太友好。”斯维因看向泰隆,细眯的眼睛微微睁开。“尤其是霜卫族。” 
霜卫族……泰隆心中一凛,难道他知道我想去找霜卫族?去霜卫族的意图,他甚至对卡特都没有提起过。 
“虽说不要靠近,不过你如果真的不小心迷路到了那儿……”斯维因露出诡异的微笑,肩膀上的鸟儿突然扬起脖子怪叫。“带上这个吧。” 
斯维因干枯的手捏着一个信封,递在泰隆面前。泰隆迟疑了一秒,接过了信封。 
“把这封信交给霜卫族的族长丽桑卓,看在我的面子上,也许她能保证你们的安全。”斯维因干枯的手抬起来安抚肩膀上的鸟儿。“但我更希望你用不到它。” 
“谢谢长官。”泰隆把信封塞进衣服里,低头鞠躬。 
斯维因点头微笑,然后转身拄着拐杖进入大门。尽管他走路一瘸一拐,但是门旁厚厚军装的战士仍然满脸严肃的敬礼,看得出对这个指挥官极其尊重。 
“喂!那家伙感觉好阴森啊。”卡特低声对泰隆说道,然后回头看一眼越来越小的指挥部大门。 
“是有点。”泰隆回忆起刚才斯维因提起霜卫族时的眼神,皱了皱眉。 
“父亲说过,斯维因极有可能是他成为大将军之路上最强力竞争对手。”卡特说着撇撇嘴。“不过我可不相信。” 
“斯维因从复职以来,跳级速度比将军当年还要快。”泰隆揉了揉被凉风猛灌的鼻子。“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将军所说的也不无可能。” 
“管他呢……对了,那封信!”卡特露出坏笑。“斯维因让你交给丽桑卓的那封,那上面写着什么?不会是他们两个有奸情的吧?” 
“……”泰隆无语的看着此刻的卡特,感觉她像极了平时的卡西。 
鄂州那家医院治癫痫病好封信……泰隆把手伸进衣服夹层里,捏了捏那信封,一股莫名阴森从指间开始蔓延。】

(未完待续)

------分隔线----------------------------